月亮上的一道光

依旧小心心,没弄懂的感情然后遗忘掉真的很虐啊

喻辰衍。:

【亮瑜】不归
嗯六一过后第一天我就来发玻璃渣了。
链接进不去的话在评论区。
http://m.weibo.cn/5469385181/4114239486926804
有些事做梦想想就好了。
太美好的话…就不要醒来了吧。
发福利。可以私戳我点梗,王者任意cp你点我写。(虽然我知道不会有什么人的。)
这篇是别人点的梗。爱你们qvq。

太太真的超级棒啊!一开始看到越人眼睛的失明后超级难受,谢谢太太happy end,小医生怎么那么棒,给太太小心心~

苏黎世见。:

【原创白鹊】

《情之一字药石无医》
//略伤感注意。
//he。无肉注意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**
“阳光微凉,琴弦微凉,风声疏狂,人间仓皇。呼吸微凉,指尖微凉,流年匆忙,对错何妨。”

扁鹊呆在屋内,右手托着腮,另一只手抚摸着药瓶。
窗外皑皑白雪,似是去年冬天离去的话语还萦绕耳边。
“扁鹊,等我回来,定将你明媒正娶。”
多可笑啊。相信了毫无根据的话语。一年了,他杳无音讯。
扯了扯脖子上的围巾,手指抚上棕色的窗棂,心中交杂着的感情,似是惆怅,又似是思念。

“是什么呢。”
“罢了。再等等便是。”

“大...大人。城中出事了……”
“那与我何干。”
“是…是李白大人。”
手边的杯子被无意碰落,白瓷的酒杯落在地上清脆的碎裂声像是让他心弦骤停的声音。
冲向城内,白雪落在医生的发上,被风扬起的围巾上,和,满身殷红的侠客身上。青莲剑被他徒劳地握在已经松开的手中,仓皇落魄。
“什...什么…”
脑内瞬间的空白,好像世界在一片黑暗后瞬间崩塌。他托起侠客的肩膀,目光所及之处皆是鲜血。
张开了口却哑口无言。

你不是说,要我等着你。你不是说,要明媒正娶我。你不是说,你会回来的吗。
骗人的吧,你怎么可能死啊。

医生抱起那人的身体,拾起染满鲜血的青莲剑。步伐踉跄,不曾染上什么感情的眼里满是悲伤和绝望,泪水夺眶而出。
一定要救你。
你不能…就这么离我而去。
混蛋。
撞开房间的门,动作轻柔地把侠客放到塌上。手指颤抖着伸向那人的鼻翼下方。
没有。
什么都没有。
连一点点…呼吸的痕迹都没有。
扁鹊瞬间瘫软在李白的旁边。他伸手搂住那人。好像想用自己冰冷的体温去温暖那人渐渐变的冰凉的身体。
“咳...。扁鹊...我...回来了。”怀中的人忽然动了动,沾着血迹的手竭力地攀上医生的脸颊。
是回光返照吗。
李白这么想着。自己,快死了吧。

还有希望,还有希望!
有一种古老的医术,可以把他救回来。但却是上古禁忌之法,若要行之,自身必受其害。
扁鹊的内心挣扎着。像是有什么东西把他那不存在的心撕成了两半。
爱人和禁忌之间,他终是选择了前者。
“李白……求求你坚持住…秦某马上…马上就救你回来。”
“越人…我已是将死之人,你又何须浪费自身的内力。”
“你别说了…秦某救你…”

绿色柔和的光芒包裹住伤痕累累的侠客,殷红一点一点消失,古老的魔力修复着即将成为枯骨的李白。
画面从面前一幕幕闪过,初遇、相识、谈天、坠入爱河、等待。
这大概是…秦某对他最好的告白了吧。
秦某自来不信人情,爱也好,情也罢。不知已被秦某遗忘几时。
华灯初上,枫落满地的时候也是你我相遇之时。你执剑挑然的声音,第一次进入秦某不存在的心脏之中。
从未想过,此生会为一个男人倾心。

侠客静静地躺在软塌上。缓缓睁开双眼,侧头看到的便是躺在地上熟悉的身影。“越人…?”身上刚被修复的筋骨似乎在嘎吱作响,爬下软榻,李白摇晃着那人。
“越人…你的眼睛…!”只见医生的眼眶下,渐渐渗出鲜血。
“无碍。不过是看不到阳春三月之花,六月炎炎静无波澜之湖面,九月初秋飘落之红枫,十二月寒冬雪景之壮阔罢了。但可以与你在一起,秦某知足。”
“好…那以后便由我来当你的眼睛。”
微微颤抖着为那人的眼睛系上雪白的绷带。

三年后。

“越人。准备好了吗。”
“嗯。”
雪白的绷带一层一层被绕开,白色的光芒渐渐映入。
“竟然…还能重新看到这个世界。”
“越人。这桃花十里,不及你眉眼半分。”李白托起一朵飘落的桃花。
若你为树,我愿为风。寄托着你的希望,遨游,徜徉。即使你给的赠礼不过是一朵落枝之花。
三年,寻遍天下。
只为再让你,和我一起好好看看这个世界。我不愿一个人赏这三月之花,夏日之湖,秋日之枫,寒冬的冰封千里。
我们还有太多的没有看。我怎么忍心独自欣赏。

“越人。我说过的,定要将你明媒正娶。”
“所以,将你自己,托付于我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完。